不能让网络游戏成为留守儿童的生活意义

  游戏工业捕获留守儿童的秘密在哪里?留守儿童沉迷游戏的现象为何难以根除?自2016年开始,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中国农村留守人口研究”团队(以下简称“研究团队”)集中关注农村留守儿童与网络游戏这一主题,基于实地调研的成果,力图揭示游戏工业捕获留守儿童的深层原因。

  留守儿童沉迷游戏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但研究团队这篇深入实地的田野调查文章,却不多见。

  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研究报告》统计,截至2015年12月,中国农村青少年网民规模已达7930万。在农村青少年网民规模日趋上涨的背后,其中一部分留守儿童沉迷网络游戏而无法自拔,这个问题应该得到全社会的关注。

  通常情况下,公众将留守儿童沉迷游戏的原因归结于其自制力差、家庭和社区管教不良以及游戏公司的“罪恶”。为此,要求游戏公司设置防沉迷系统、严格限制留守儿童手机使用时长等外部“管制”措施,成了主要的应对手段。令人遗憾的是,这些似乎都成了“隔靴搔痒”,留守儿童沉迷游戏现象依然愈演愈烈。

  经过近两年的实地调查研究,研究团队为公众揭开了留守儿童沉迷游戏现象背后的深层原因:城乡二元结构的限制、农村寄宿制教育的压抑以及村庄生活的单调,导致留守儿童产生父母陪伴受限的孤独感、自由意志的压抑感以及村庄生活无聊的体验。有“玩头”的电子游戏便趁虚而入,成为留守儿童暂时逃离生活无意义感的唯一选择。

  整治留守儿童沉迷游戏现象,一方面要大力推动游戏运营方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进一步升级技术手段,在身份认证方面增强实名制认证手段,譬如增强多因素身份认证体系,增加动态人脸识别程序和身份信息比对等,以真正达到甄别未成年人的目的。

  另一方面,在推动完善相关机制之外,学校、社区或监护人,要多关注留守儿童,不能放纵他们,应该把留守儿童组织起来,让他们参加一些集体活动,让他们发现还有更多比手游更有趣的东西,不能让手游成为留守儿童唯一的活动方式。

  换言之,强调监管和机制建设之外,破解网游问题,必须从“心”入手——留守儿童沉迷游戏背后,很大程度上折射了其精神世界的荒芜。物质相对充裕的当下社会,基本免于“有形的痛苦”之虞的孩子们,却面临更为严峻的“无形的痛苦”,心灵的空虚自然招来游戏的趁虚而入。

  因此,要想从根本上铲除电子游戏泛滥的土壤,还必须用真善美涵养青少年的精神世界,用科学的教育培育健全人格。心病不除,无论是限制还是“禁玩”,很可能只是“锯箭疗伤”。在技术手段之外,如何提高留守儿童的抗网瘾能力,将他们的注意力从网络游戏转移到更加健康的生活中去,是更加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

  贫瘠的土地只能哺育苍白的灵魂。乡村的孩子,如何才能真正从游戏中突围,这个问题需要全社会共同回答。(胡欣红)

  想不想熬夜、熬夜时干什么,纯属个人自由,这里面不应该包含任何褒贬。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些年轻人本来就是“自由”的,也有能力安排自己的时间,不存在任何外在的压迫。

  看起来是小病的感冒和流感固然可以不求医而好转,但是如果到后来转化和发展为其他病症,如感染或器官功能衰弱,就必须求医吃药。持续高烧就是一个提醒,可能存在着感染。

  观看动物表演并不能激发人的动物保护意识,只是满足猎奇欲望而已。可以说,观众每一次购票、喝彩、每一次意犹未尽,都是海狮非法展演的帮凶。

  职业打假人有存在的合理性,既不能无原则放纵,任其成为扰乱市场秩序和戕害社会法治的诱因,又不能一棍子打死,损及职业打假人正常权利,以及所发挥的积极作用。

  我们不能连儿童成长环境都漠然视之。消费是营商的出口,重视营商环境就得重视消费环境和生活环境。面对儿童游乐场所更应如此,这当是城市文明的一个标志。

  高校的课堂改革与探索,最怕的就是动辄得咎的舆论环境,最需要的就是包容。媒体在传播这类信息的时候,也要更加严谨,别让高校以及教师承受本不应承受的舆论压力。

  谁都知道睡眠质量差会直接影响青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但没有家长愿意“冒险”让孩子多睡觉,可怜天下父母心,社会竞争白热化,在“剧场效应”支配下,谁敢放松孩子?

  抓食品安全应落实最严厉的处罚和问责。学校和监管部门都要切实担起责任,失职失责者应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和问责,绵软的问责追责,都是在纵容“习惯性失守”的养成。

  人口结构、养老负担等问题要解决起来,注定需要过程,但目前天价彩礼的普遍化,又不能听之任之。这一矛盾看似棘手,但并不意味着只能依靠行政和立法力量来进行硬约束。

  解读消费环境的好与坏,与消费投诉有关的一系列数据,最能说明问题。建立良好的、具备足够韧性和应变性的消费监管体系,我们还任重道远。

  “硬核老爸”上微博热搜,其背后蕴藏着强烈的民意需求。换言之,在一个法治社会,保障未成年人用品安全,不能仅靠“检测超人”发力,更有待法律“硬核”。

  从表面上来看,“夸夸群”里满满都是正能量,但包裹在其中的内核却是虚无。

  大学语文课程在高校人才培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大学语文课程则恰好承担着培养和提高大学生的语言文字应用能力、文学经典鉴赏能力、人文精神的内化和创新能力的任务。

  随意评选、授予所谓知名品牌、著名品牌的做法,有破坏扰乱公平有序竞争环境的嫌疑,政府部门该予以摒弃,将其交给行业协会等社会团体来实施,让监管者更像监管者。

  贫困的致因很多,这也就意味着除了利用政策兜底、资金惠民极少数贫困人群外,必须从转变贫困群众的思想观念入手,培养贫困群众奋斗精神,帮助他们在辛勤劳动中收获信心。

  人脸、虹膜、指纹和DNA识别等技术使用中存在的问题,以及刑事鉴识中对人个人生物信息的采集和使用等问题,广泛存在于人们的现实生活中。

  现实地看,并不是农民工不愿意离社保更近些,而是在农民工与社保之间,有着很多阻隔。如何消除这些阻隔,仅仅靠情怀、靠农民工自己提高权利意识,远远不够。

  为基层减负最需重树政绩观,摒弃急功近利、忽视长远的“泡沫政绩”,只唯上、不唯实的“注意力政绩”,重包装、轻实际的“材料政绩”。

  国内汽车保有量逐年上涨,社会对儿童出行安全越来越重视,立法机关应积极回应社会关切,加快儿童安全座椅立法进程,为孩子出行安全撑起“保护伞”。

上一篇:这才是寒假正确的打开方式滨海小学生寒假生活
下一篇:新城金樾府邸在建造房子的同时